一旦踏上山川、河流、山脈,或飄過大海,把思念留在離這裏最遠的地方,聆聽著如天弦般的歌聲。巫山毛毛細雨,夜雨香蕉,卻苦紅豆。斷弦,缺音色,誰能輕彈…

我也曾經喜歡過一個人,喜歡不再看別人的風景,發誓要像風的縫隙,在某個地方徘徊,聚起最溫柔的旋風,不肯離去,但最後在被遺忘的角落,彼此擦肩而過。

我沒有在九月到達,但我仍然在八月尋找它。這是我的天空之城,在潮汐中擁擠,迷失,慢慢地,慢慢地,不再喜歡人群,人群更多,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幸運者的寶藏。對於那些孤獨的人來說,他們更具反思性,或無數漂移。它們只是由人守衛,一個是流沙,三個人的舊夢,灰塵和朝聖。

很多時候,一個人的變化不是為了生活得更好,而是因為一個人的愛,放棄了它原來的意義,也拼命地守護著一個人的旅程,即使他們不能回家,花兒也會在庭前綻放,只有當白發蒼蒼,微風輕拂,才容易生活。

最後,漸漸明白了,總有一條路只能你走,總有一些東西必須自己走,有些人不錯過,有些東西不需要在乎,你,我會覺得安全……

有一個夢想,天空晴朗,天空依然沒有長壽,臉上還是一樣的,一旦回憶起白色的連衣裙贏得了雪,裙子在風中跳舞,長長的頭發遮住了你的身邊面對,然後,你知道,千年夢想。

剩下的一年裏,我曾經愛過她一次,但她不愛我,後來我輸了。我只是不放心,我想把我的靈魂變成一片葉子。作為一根樹枝,我把它種在地下世界。我觀察了她三代,在她餘生裏一直守護著她。

Views: 7

Comment

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On Feet Nation to add comments!

Join On Feet Nation

© 2021   Created by PH the vintage.   Powered by

Badges  |  Report an Issue  |  Terms of Service